当前位置: 主页 > 移动电源工厂 >
国产电影的创作难题:谁能把小说《白鹿原》改拍成电影
发布日期:2022-01-03 00:32   来源:未知   阅读:

  陈忠实老先生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自问世以来,就好评如潮畅销不衰。早在1997年就荣获中国长篇小说最高荣誉—第四届茅盾文学奖,2018年又入选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小说。

  该小说总共近50万字,陈忠实历时6年呕心沥血创作完成,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通过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迁。

  除了图书和漫画,《白鹿原》先后还被改编成话剧、舞剧和秦腔等艺术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

  2017年,由刘进执导,集合了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和刘佩琦等实力派演员的77集电视剧版《白鹿原》播出后也是好评如潮,收视率居高不下,拿奖也拿到手软:第31届飞天奖(历史题材优秀电视剧),第24届白玉兰奖(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摄影),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

  相比之下,2012年由王全安执导的电影版《白鹿原》上映后,却招来观众一顿吐槽,连业内人士对此也是褒贬不一。有人甚至讽刺这部电影应该改名叫做《田小娥传》《田小娥炕上的故事》。

  电影版《白鹿原》遭遇滑铁卢到底是创作团队的态度水平有问题,还是文学界和电影界都有人说的“《白鹿原》压根就不适合拍成电影”?

  看过电影的人估计对电影开头和结尾都出现的辽阔原野上滚滚麦浪的印象尤为深刻,为了拍出这样壮观的麦田,剧组在陕西种了三百亩麦子,但是麦苗太小,达不到理想的视觉效果,后来又专门跑到海拉尔去取景,费了不少周折。

  演员阵容也豪不逊色,张丰毅饰演白嘉轩,吴刚饰演鹿子霖,刘威饰演鹿三,段奕宏饰黑娃,女一号田小娥由在周星驰电影《长江7号》中扮演主角袁老师的张雨绮扮演,主要角色全都是演技派。在电影拍摄期间,原著作者陈忠实到片场探班时,一看到段奕宏就认出这就是黑娃,搞得段奕宏激动不已。

  一部讲述关中平原故事的电影,怎么能少了代表陕北浓郁风情的秦腔。连原著作者陈忠实老先生在谈到秦腔时,也说秦腔与《白鹿原》共有同一个灵魂。王全安专门找了一个陕西当地的老秦腔艺人,唱了一段原汁原味的“将令一声震山川”,并巧妙的将这一表演植入到电影情节中。

  但是整个电影的叙事情节还是有很多缺陷的,原因是电影剧本本身就存在先天的硬伤。

  电影的主题模糊,叙事混乱。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无法从中体会出《白鹿原》深刻的历史和社会意义,难怪好多观众说白鹿原就是“田小娥和几个男人的爱情故事”!

  看过原著的观众会感觉整个这仅仅是原著的一个片段,白鹿两家的纠葛、白嘉轩和田小娥两人的对立,没有很明确地表现出来。电影和原著相比,太过形式化,没有从内里展现出白鹿原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力,这部电影辜负了原著!

  《白鹿原》的原电影剧本开始是由国内著名编剧芦苇写的,从2003年写到2007年,先后改了7稿。芦苇也是电影《活着》《霸王别姬》《狼图腾》的编剧。小说有近50万字,6万多字的剧本只有原作的六分之一到八分之一。横跨半个世纪的历史风云、纷繁复杂的情节、个性鲜明的人物,把这一切要压缩到一个半小时或三个小时的胶片中,改编难度非常之大。

  在电影局那一头的审查,也要比普通题材难上很多。即便是芦苇,这个在圈内久负盛名的编剧,由他主导的两稿剧本,都没有获得通过。

  直到王全安自己动笔,写出了一个和芦苇版不大相同的剧本。结果,这个剧本获得了通过。据说王全安写这个剧本只花了半个月时间,仅选用了芦苇原剧本中的几场戏。

  所以最终在大银幕上看见的电影,根本就不是芦苇的剧本,系导演王全安的“调包之作”,为此当年两人也闹出了一场关于剧本纷争的骂战。芦苇主动要求把自己的名字从编剧那一栏中去掉,所以我们看到的电影署名成了导演和编剧都是王全安一个人。

  芦苇曾在访谈节目这样评价:“王全安拍一些小题材的电影水平是及格的,但是没有拍这种史诗大片的手艺”!

  比之芦苇的原剧本,电影人物关系所呈现的史诗格局小了,表现出来的是田小娥和几个男人的情欲关系,而芦苇剧本中表达出来的两代人间的矛盾,包括中国农村宗族祠庙体制的瓦解,以及在这种两代人的矛盾中,带来的个人生命中撕心裂肺的剧痛。王全安的电影丧失了真实感,什么都谈不上了。

  对电影还有一个批评就是在田小娥这个角色上,导演王全安给的戏份太多,有为了捧女一号张雨绮而加“私活”的嫌疑。尤其后来王全安和张雨绮因为这部电影结缘成了夫妻,更是招来大家的吐槽。如果一部电影是为了捧角,那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是个怪胎。

  电影版的《白鹿原》初剪版足足有3个多小时,正式发行上映的却只有154分钟。

  据称,陈忠实本人在第一时间观看了初剪版后,表示影片超出了自己的期待,同时也建议电影中台词和情欲的部分可以适当删减,以便让大人小孩都可以看。

  一部表现几代人恩怨情仇世代变迁、时间跨度半个多世纪的小说,最后变成仅仅两个小时的电影语言,盲叔认为,哪个编剧和导演都没办法面面俱到,只能在把握原著主题的情况下,选取一条主线,有的放矢的取舍情节和人物。

  在电视剧版的《白鹿原》中,创作者可以细致完整的去描绘原作品中的清末民国的大革命、日寇入侵、解放战争、土地革命等大事件,也有充足的戏份去刻画每一个人物,而在电影里这些都很难做到。

  比如《哆啦A梦》是95分钟,《复联2》是142分钟。放映2场《复联2》,足够放映3场《哆啦A梦》。如果《复联2》每场50人,平均票价80元,放映2场得到的票房是8000元。《哆啦A梦》就算每场只有40人,平均票价70元,但放映3场它的票房收入就是8400元。

  虽然只多出了400元,但它的观影人数要多20人,这20人可能还会在影院消费爆米花或饮料,加起来的利润要远远超过《复联2》。所以这个时候,院线经理会更愿意排《哆啦A梦》,因为可以在单位时间内赚得更多。

  这就导致很多电影不得不迎合院线的要求,不得不忍痛割爱删减片长。有的电影无奈选择了分成上下两部进院线公映,但这样又会影响观众观影体验进而影响票房,毕竟电影是艺术也是商品。

  据悉,新版电影《白鹿原》已经开机正式拍摄,这一次是小说原著作者陈忠实在临终前两个月最后一次授权,编剧正是芦苇。

  芦苇谈及重拍时表示:“这次不动手脚、不徇私情”。制片人也表示:“我们想还原历史,并非历史本身,而是呈现一种精神、一种民族文化和血脉的传承。”理工男卖千万元定制T恤 希望成为90后“马云”广西部署实施科技创新“十四五”规划